玩彩小妖

《流浪花》Part.1——《往昔余晖》

莲梦美咲·飞鱼奇迹:

卷首语(写在前面的话):




心无法获得解脱的人,走到哪里都在流浪。
而那花,开满原野。








1、


 


落日的余晖为世界点缀着最后的色彩,那是一九九一年冬日的一个平凡落日。


但是对于艾拉而言,这并不平凡。落日最后的辉光下,通往陵园的路将会开启。


 


『具血缘者,将可踏入。』


 


那是,家族陵园。今天,是『扫墓日』。


 


一个人的扫墓日。


 


2、


 


艾拉错过了去年的扫墓日,陵园的建造与尸体的迁移他也从未参与。


也就是说,在『那件事』后,他从未祭拜过死去的亲人。


听联络人说,这次扫墓日过后,再想祭拜,就要等四年之后了。


为了防止死去的亲人遭受打扰,这里被设计的非常巧妙和——严谨。


听说是借用了「魔术协会」的科技。艾拉对这件事颇有言辞,但是又没有任何的发言权。


在『那件事』后,活下来的亲戚都对艾拉嗤之以鼻。对于在『家族日』这种重要的日子,不肯回「老宅」的人,他们只有疏远和唾弃这种干脆的态度。


其实更多的,艾拉觉得,那是对于他没有经历那场‘人间炼狱’的嫉妒。


 
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艾拉心中明白。但是他的确有自己的原因。


正如去年的扫墓日无法参与一样。他有自己的事要做。


具体到是什么事,艾拉自己也不明白。他只是有一种直觉,就是——那天我必须做别的事。


 


这种直觉,在三年前的『家族日』救了艾拉一命。那天除了艾拉,所有家族成员都回到了「老宅」。


然后,『那件事』发生了——灭门之夜。


算上仆人上上下下总计八百一十七人,在那一夜,只活下来七个人。


 


不明身份的能力者武装集团,一夜之间使得「勐家」分崩离析,从一个『隐世界』大家族陨落为一群受人可怜的丧家犬。


 


3、


 


干脆、利落、不留痕迹。


至少艾拉是这么认为的。通过两年的调查,他还是毫无头绪。那些人做的实在太干净了,没有留下半点线索。


想要报仇,但是又无能为力。


 


艾拉从未联系过活下来的人,他也无法联系。他只是从联络者那里听说,那些人在事后联系了「魔术协会」,协会负责了对于「勐家」这一惨剧的调查、安顿与保护,并且帮助修建了陵园,移送了尸体。


而在那之后,活下来的七人各奔东西,将「勐家」剩下的资产全部交由协会代管。通过协会作为中间人,以极为保密的渠道获取必要的资金。并且全部获得了新的身份,以免遭到仇人的继续追杀。


七人约定好不直接进行任何联系,一切事宜都由联络者代办。而艾拉,也因此受益于联络者和协会的‘慷慨’,获得了新的身份与支持所有活动所需的资金。


联络者自称并不是协会的人,而是一个专门的中间人组织。但是艾拉认为,对方知道自己的反协会情绪,只是想让自己觉得舒服些罢了。


 


——联络者就是协会的人。


他一直在内心深处这么认为。所以他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,从不跟联络者多说什么,只是需要用钱了就说一声,最多也就额外问一句关于『那件事』的调查情况,其他的绝不多谈。


联络者对于他的行为没有任何意见,那个人就像是机器人一样——根本毫无感情。


艾拉甚至认为,那就是一个「魔术协会」的对外AI。


 


4、


 


当最后的辉光洒落时,艾拉看到了。


在地面上,那是家族的印记——缺六芒星,勐。


那些印记连成一条路,伴随着辉光的移动,向着密林中行进。


艾拉紧随着辉光,直奔密林。「魔术协会」鬼斧神工般的自然科技,使得辉光能持续、有序的在密林缝隙中洒落在地面。并且只在特定的日子,才会洒落。精确计算了艾拉无法想象的数据后,「魔术协会」才创造出了这个以特定日历运作的引路机制。


而在辉光的终点,艾拉看到了。看似无形的、掩盖在光学迷彩下的『门』。


这一路,艾拉也注意到了,那数量惊人的『闲人驱除』机制。以数不清的不同原理构成的符文、法阵、刻印、心理干扰、电磁发生器…就隐藏在这一路的树林间。


除非是知晓一切的人,跟随辉光指引,才有可能进入这里。否则,只要踏入这条小路,身体就会极度不适,而自发的想要离去。


 


不愧是「魔术协会」的造物。


艾拉在心中这样想着。多少对协会有了些好感。但是他很清楚,这一切一定不是免费的。协会从「勐家」庞大的资产中获得了多少好处,那是不得而知的,但是肯定不少。


 


5、


 


在『门』前刚一站定。联络者毫无感情的声音,便突然传了出来。


 


“需要您50毫升的血液进行DNA检测,这些血液还将用于解除『门』的禁制。”


 


艾拉点了点头,『门』上出现了一个手的轮廓。


他把手放上去,毫无感觉。但是血液已经被抽走了。并且还顺带扫描了指纹。


 


“检测通过。禁制开始解除。”


 


在『门』上,鲜红的印记开始绘成——用艾拉的血液绘成。


那是一个右下角缺了条横线的形似六芒星的印记,中央是用古密文写成的‘勐’字。


家族的印记。


 


当印记绘制完成的那一刻,光学迷彩消失了。露出了其下掩盖的,充满了古朴气息的石门。


如同「老宅」地下的石门一样。艾拉这样想着,却被某些痕迹所触动。


那是,干涸的血迹。


大量,干涸的血迹。


 


他咽了口吐沫,发出干涩的声音。


“联络者,这是…「老宅」地下的石门么?”


联络者以毫无感情的声音回答到:“是的。协会对其进行了现代化改造,但是依然保留了它原有的禁制。”


“上面的血迹是?”


“是『那件事』留下的,在石门外有很多尸体,他们看起来想要逃入「老宅」的地下掩体,但是…”


“够了!住嘴!”


 


联络者不再作声。


‘哒’的一声,在艾拉身后,一个光球从地下弹出,光球发出耀眼的荧光,并开始缓缓上升,那是——人造的月亮。


艾拉疑惑的回头,但立刻就想起了很久以前有幸见过的一次石门打开的经过。虽然记忆有些模糊,但他记得,那是一个满月的夜晚。


“为了节约时间和工程的复杂度,协会制造了一个人造月亮。用以还原石门禁制打开的特殊要求。”


艾拉点点头,让开了石门前面,他怕挡到月光。


当月光完全照射在家族印记上时,艾拉才发现,那个印记是被绘制在了一个类似玻璃的物体上,月光将印记投射到了石门之上。


随着‘咔咔’的声音不断响起,石门从中裂开,向两侧缓缓移动,一个仅供一人通过的小路出现了。


轻微的响声过后,绘制印记的物体中间,也出现了一个仅供一人通过的门。


 


艾拉深吸了一口气。走入了其中。


 


6、


 


穿过石门。是一个现代化气息浓厚的通道,在通道中,艾拉接受了视网膜扫描和灵魂波段扫描。


随后穿过了两个分别标有【初级消毒间(压力舱)】和【二次无菌化处理室】字样的房间,终于进入了——「勐家陵园」。


 


「魔术协会」居然把这里做成了全封闭的内循环无菌环境,艾拉对此颇有言辞。之前的好感荡然全无,只剩下了对协会的厌恶。因为这一切,一定很费钱。所以,协会一定能捞到很多油水。


 


当他在陵园内站定时,眼前漆黑一片。而联络者的声音又响了起来——


 


“您准备好开始祭拜死去的亲人了么?如果我打开室灯,您将会看到您从未见过的惨烈景色,如同炼狱。如果您认为可以接受,请下命令。”


艾拉疑惑了,这里不过是一个陵园罢了。为何会提到‘如同炼狱’这样的话?


“不好意思,我没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
“这里遵从了另外活下来的七人中,那位长老的意见,修建成了可以让后人铭记仇恨的结构。具体是什么结构,我没有权利多言。您可以选择离去,或者下命令让我打开室灯。”


艾拉陷入了沉思。对于‘让后人铭记仇恨’这句话颇有疑惑。他想了片刻,觉得如果不亲眼见证陵园,祭拜亲人,那么这一趟真的毫无意义。


他深吸了口气——“打开室灯。”


 


就这样,他亲临了炼狱。见证了,最惨烈的景色。


 


7、


 


总计死者,八百一十人。勐家人,占六百七十一人。


 


在艾拉面前,六百七十一个通透的圆柱体整齐的排列,稍稍离开地面三毫米,悬浮在那里。


 


而每个圆柱体中,都有一具尸骸,一具被定格的尸骸。


 


他们全都保持着死去那一刻的样子,毫无生机、鲜血淋漓、惨不忍睹。


 


残缺不全的破败尸骸,那是死不瞑目的亲人…


开膛破肚、身首异处、面目全非、衣衫褴褛…


 


艾拉所能想到的、所不能想到的、所见过的、所从未见过的……


整个陵园中,充斥着无数的死法。


 


那是他的亲人,那是他的家人,那是他所熟悉的人,那是他所不熟悉的人。但这些人,无一例外的,全都定格在了死去的那一刻。


全都,死了。


 


被斩首的面目狰狞带着不甘、跪求饶命的但是惨遭爆头少了半边脑袋、美貌的女孩被切下了胸部、二十来岁的表姐下体被摧残的血肉模糊、为保护亲人却满身血洞的表姑、还不会走的婴儿被拦腰斩断、十岁的表弟被大卸八块、七十岁的长老只剩下了半边身子…


 


那是非人的炼狱,那是杀手的天堂。


 


那是艾拉这一生,所见过的最大悲哀。


 


8、


 


对于家族的灭亡,亲人的逝去,艾拉从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悲伤。他的父母早在他懂事前就去世了。他一直在家族内受到各方的照顾,但是照顾他的人,都觉得他是个麻烦。早早的,他就学会了独立。


 


因为天赋异禀,长老们却对他很是肯定。但这使得他在家族的地位更为尴尬,他是家族内从未有过的优秀能力者,但这是在他学会独立后才慢慢表现出来的。在那之前,他只是个‘麻烦’,只有长老才会操心的‘麻烦’。


 


一早就看透了家族亲人的势利,他选择了逃避家族,过自己的生活。


除了必须的交际,他尽量避免与家族有任何瓜葛。就因如此,他才觉得家族的灭亡、亲人的逝去,真的没什么太大的感觉。


他只是有些想念那些真的对他好的长老罢了。虽然有些长老也许只是因为他是个优秀的能力者,才对他如此之好。不过,那又有什么关系?


 


不!那的确有关系。


现在的艾拉,真的、真的认为,那的确有关系了。


 


只剩下半边身子的长老,那是从小就对艾拉照顾有加的好人。


是他一直为艾拉安排亲人照顾。艾拉记得,那位长老叫云海,和他父亲有深交。答应了父亲,会照顾好自己。


那位长老是教会艾拉什么是能力者的人。他说:“能力者不能滥用自己的能力,我们生活在隐世界,我们的能力要用来保护我们得来不易的生活。能力者的大忌是伤害普通人,对于弱小,我们尊重。”


 


而那个被砍得七零八落的十岁表弟,叫黄然。


他一直很喜欢那些英雄故事,未来想要加入「魔术协会」做一位打击邪恶能力者的英雄。但他却是个无能力的普通人,这些不过是梦想罢了。虽然「魔术协会」也有数不清的普通人在内部工作,但是这些人终归成不了英雄。


 


而那个婴儿,艾拉记得,是刚出生不过两个月的‘晚年贵子’。


那家夫妻四十岁了还一直没有孩子,后来妻子怀孕,还特意给全家族的人都发了邀请,想要宴请大家以表喜悦。后来孩子出生,又邀请了一次。两次艾拉都没去,但他都知道。


 


……


艾拉麻木的走在这些圆柱体之间,看着熟悉的、不熟悉的面孔。


回忆着清晰的、不清晰的往事。


真的、真的如同那位长老所说的——让后人铭记仇恨。


他做到了。这里做到了。这个陵园做到了。


而且,并不是让后人铭记仇恨那么简单。


而是让后人行于仇恨之中,让后人充斥于仇恨之中。


 


复仇。复仇。复仇。


 


复仇!复仇!复仇!


 


要复仇!要复仇!要复仇!


 


混沌的念头在艾拉心中回荡,越往深处,这种念头越无法遏止。


 


——「勐家陵园」,这是仇恨的彻底具现化之处。——


 


9、


 


艾拉终于明白了这里如此复杂的构造究竟是为了什么。特意做成无菌的内循环环境,只是为了更好、更精确的控制温度和湿度,以确保能万无一失的永久保存这些遗体。


艾拉不知道每个圆柱体内部的结构,但他明白,那一定是异常复杂的。而这复杂,只为了让后人铭记仇恨。


 


“还真是,管用啊…”


他抬头看向天顶,喃喃自语,已经走到了陵园的尽头。


天顶是柔和的冷光,完整的一片,每一个角度都洒下相同的光,给人一种彻底死寂的错觉。


 


脚下是协会特质的金属板,走起来非常舒适。艾拉不明白这样设计的意义,但是他知道,这一定有什么深刻的含义。


正如在陵园的尽头,却还有着一扇门,门上写着‘仆人祭堂’的字样。


 


“需要进去么?里面是一百三十九位遇害仆人的祭堂。”


联络者的声音依然毫无感情,艾拉点了点头。


那扇门轻巧的划开,里面随之亮了起来。


 


艾拉以为,那又是另一番炼狱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
 


10、


 


在‘仆人祭堂’内,没有了直立的圆柱体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整齐排列的朴素棺木。


棺木与圆柱体一样,也悬浮在距地面三毫米的位置。


棺木的上半部分是透明的,可以清楚的看到内里的情况。


 


艾拉慢慢的走着,心中却越发无法平静。


 


——所有的仆人,全部都是眉心中弹。


相比于勐家人而言,那真是毫无痛苦的死法,只在一瞬间,就结束了生命。


 


当艾拉走完整个祭堂,心中却变得格外平静了。


因为他只剩下了一个念头——杀了那帮畜生!


 


对方明确的知晓勐家每一个人的情况,能准确的区分出勐家人和仆人。对于两者以严格的行动区别对待,仆人一枪毙命,而勐家人则必须以残忍的手段杀害。就算是爆头,也要打掉半边脑袋才算结束…


 


这是,何种程度的仇恨,才能做出如此残忍的事?


 


艾拉无法想明白。但是他却意识到了某些点点滴滴的念头,那些念头不断的明晰,最后汇成一清晰的想法——


 


不能轻饶了那帮畜生!


死,对于他们而言,那还真是解脱啊。


必须除以极刑!!不能留情!!!


 


 


11、


 


突然。


像是有什么弦崩断了一般。


就在那一刻。他明白了,何等程度的仇恨,才能做出如此残忍的事。


 


而另一个可怕的想法却猛然在脑海中浮现,另一个可能…


如果没有仇恨,那么为何会做出如此残忍之事的可能。


一个名字突然若隐若现——


 


「魔术协会」。


 


如果所有这一切都是预谋和计划好的,能做到这一切的,只有——


 


「魔术协会」。


 


如此大规模的屠杀,如此清晰的情报,事后如此干脆利落的清场,两年的调查也毫无头绪——


 


「魔术协会」。


 


艾拉不敢继续想下去,他只觉得有种窒息的感觉。


他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异常恐怖,他想摆脱这个恐怖的念头,但是却又挥之不去。


他突然想到自己在一个内循环的封闭环境中,他感到害怕。


他看到通往「勐家陵园」的门被关闭了,他感觉周围的光变暗了!!


他觉得有人要动手了,他觉得自己要被杀害了!!


 


他想到从未直接与那七人联系过,他想到去年的扫墓日自己那种诡异的直觉。他想到好多好多!!


他觉得那七个人已经死了!!就在去年的扫墓日,或者那七个人根本就不存在!!这一切都是骗局!!


 


「魔术协会」想要清除威胁,「勐家」威胁到了「魔术协会」对于隐世界的统治,所以「魔术协会」自导自演了整场屠杀,但是自己没有回去,成为了「勐家」最后的幸存者,「魔术协会」害怕了!导演了接下来的一切,想要除掉自己!!


 


不不不!!这一切说不通,停下来、停下来!!这一切有太多的疑点和漏洞!!


不不不!!这说得通!!「老宅」没有任何监控,而且位置偏僻,但是外面有!!在外面下手就算是协会也总会留下点什么!!


并且「勐家」灭门的事整个隐世界都知道!!要是自己被暗杀了,有人调查到协会的头上,那协会的一切就全完了!!在隐世界树立的形象就全完了!!


所以协会必须把自己骗到他们的地盘才能动手!!对对对!!一定是这样!!!


特意造了个陵园就为了杀了自己么!?这也是我的陵园么!?


 


想到这里,艾拉发疯般的在祭堂内狂奔起来,一路冲向通往「勐家陵园」的门。


他甚至都不敢呼吸,但是奔跑又必须呼吸。他脑子里一团混乱,他想离开着,发了疯的想。


他觉得自己随时会死。他的能力救不了他。他的能力不过是跟逗小孩玩的把戏一样。他不知所措。只有逃跑!逃跑!逃跑!


 


他跑到门前,门自己打开了。这出乎他的意料,不过他不敢多想,继续狂奔。


冲向出口。这一路畅通无阻。联络者也没有说半句话。


他就这样冲进了二次无菌化处理室,又进入了初级消毒间(压力舱)。


 


在进去的一瞬间,他后悔了。随着舱门的关闭,艾拉听到了舱门锁死的声音。


 


全完了。他心中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。


 


12、


 


但是如同玩笑般。他听到了笑声。


那是联络者的笑声,很清脆,又很动听,富含感情。


但是此刻艾拉听着,觉得有些讽刺。


 


“您为何要逃跑?”


 


艾拉定在原地,不敢作声。


 


“您一定是想到了我们早就预测到的,您会想到的事。”


 


艾拉依然不敢作声,浑身颤抖着。


 


“您很聪明,我知道您一早就知道我是「魔术协会」的人。我并不叫联络者,我有我的名字,我叫王秋华。我是「上海本部」,「隐秘决策科」,「对外组组长」。我负责『那件事』的所有善后工作。”


 


艾拉咽了口吐沫。


 


“去年您没有来,但是那七位都来了,也都安然无恙的回去了。虽然中途发生了一些小小的意外,但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中。”


艾拉觉得浑身突然松了一下,但是立刻又紧绷了起来——这是骗局!对方在撒谎!


 


“有些事一直瞒着您。其实在去年的今天,我们就已经知道了『那件事』的元凶。对方截获了我与那七位的一小部分通信,在他们离开时进行了阻击,但他们没有料到「魔术协会」暗中派了重兵护送,遭到了全歼。


 


我们从中获得了有关对方身份的信息。但我们无能为力,我们无法给予他们制裁,也无法将对方的身份透露给你们幸存的八人。


他们,是足以撼动整个隐世界的巨大家族,一个隐世界中的暗家族。


 


我们所能做的,只有暗中给予压力,让对方明白,我们已经知晓你们所做的恶事。在随后,我们与其进行了谈判,以我们所掌握的全部证据为筹码,为你们八人换来了安全。我们尽了自己最大的可能保护你们。


 


我所说的这一切都是事实,你有相信与不相信的权利。


 


但是最后,我只想奉劝你一句,仅以我个人的角度,或者说一个可怜你的朋友的角度。


 


请停止无谓的调查吧,你永远无法知晓真相。”


 


随后,一片寂静,除了那格外刺耳的舱门打开的声音。


 


艾拉陷入了迷茫。


 


13、


 


艾拉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离开那里、如何回到繁华的都市中的。


但他只知道,他心中充斥着不甘。


 


他呼唤联络者,联络者还会应答,但是不会回答他任何有关元凶和真相的问题。


几分钟前那个感情丰富,声音动听的联络者消失了。


取而代之的是之前那个毫无感情的联络者。


 


他发疯一样,不知到底该相信什么。但又无能为力。


他大概明白,联络者也许真的是一个对外AI,而那个叫王秋华的女人,是联络者背后的监督者。


但这又有什么意义?他能想明白的事,他都觉得毫无意义。


 


他认为罪恶应该被制裁。他突然意识到,之前居然还相信「魔术协会」会制裁罪恶。


自己真是太天真了。真是太年轻了。


 


「魔术协会」是什么?不过是恶人的帮凶罢了!


对!「魔术协会」不过是恶人的帮凶罢了!


 


协助恶人掩盖真相,还美其名曰是保护我们?


简直可笑!


 


他一心在混沌的思绪中前行,完全无视了外界的环境。


 


艾拉毫不在意的穿过亮着绿灯的马路。突然,刺耳而疯狂的鸣笛声却将他拉回现实。


一辆拉着大批钢筋,严重超载的卡车闯过红灯正迎面驶来,司机慌张的手足无措,因为超载和缺少维护,刹车失灵,他只得猛打方向盘。但是结果更加糟糕,整辆卡车横着侧翻,艾拉已经来不及躲闪了。


 


——那一刻,艾拉却想通了一切。


 


如果「魔术协会」无法彻底制裁罪恶,那么我就靠自己的双手来彻底制裁罪恶,取代「魔术协会」。


 


他向着侧翻的卡车伸出左手。


 


如果他人无法守护一切,那么,我就靠自己的双手来守护一切。


 


发动了能力。


 


就用我的能力,我的毅力,我的努力。为这个世界,带去公平与正义。


 


卡车被定格在了‘那一瞬间’,悬停在了艾拉所创造的‘瞬间’中。


 


艾拉走过马路,确定自己的位置安全,周围也没有人会受到波及后,他在空中猛地一虚抓,解除了能力。


 


卡车被从‘瞬间’中释放,回到正确的‘时间’中,继续了没有完成的侧翻,巨大的撞击使得钢筋四处飞散,整个马路上一片狼藉。有一根钢筋,不偏不倚的贯穿了驾驶室,因为侧翻的撞击而只剩下半条命的司机,当场毙命。


 


艾拉完全有能力救他。但是艾拉没有救。艾拉的脸上露出了微笑。


 


——有罪的,该死。



评论

热度(16)

  1. 玩彩小妖莲梦美咲·飞鱼奇迹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13416361330莲梦美咲·飞鱼奇迹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top_buy莲梦美咲·飞鱼奇迹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///*莲梦美咲·飞鱼奇迹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owo浅浅莲梦美咲·飞鱼奇迹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_mike_莲梦美咲·飞鱼奇迹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右手边_牵挂莲梦美咲·飞鱼奇迹 转载了此文字